首页 VR党建正文

vr旅游.90后文科生当上科技公司CEO,还在5G+VR上搞出了一点名堂

  摘要:文科生在科技行业里的摸索,没想到也能成功。   天下网商记者 张超   最近,90后CEO康成跟浙江湖州鲁家村的村委开了一个会,会上提的都是5G、VR这些最新最极客的词语,鲁家村要干什么?康成又是谁?   用5G+VR帮农村打造旅游项目   鲁家村是湖州市安吉县下辖的一个小山村,在2011年以前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,而在这几年通过美丽乡村建设,村里的情况截然不同了。   别的不说,村子里有条4.5公里长的铁路,上面的一辆小火车可以带着游客到达村里8个家庭农场,而且家庭农场个个都不重样,竹园农场、中药农场、果园农场、鲜花农场……现在的鲁家村已经成了全国首批15个国家田园综合试点项目之一。   鲁家村观光小火车   鲁家村的村委很有想法,对能提高村民收入的新鲜事物总是想接触一下,康成是一家VR公司的CEO,主要做VR沉浸式体验和VR教育,经朋友介绍认识了鲁家村村委,双方一交流,鲁家村说出了他们他们的需求,康成觉得可以从目前公司的VR技术入手,做一个5G+VR的旅游体验项目。   康成说,“他们有8个家庭农场,还有游客中心。村里提出来,游客不可能全部8个农场都逛遍,他们觉得可以做一个VR项目,在游客达到的第一站就用VR感受一下采摘,然后再有目的地选择农场,这也可以是一个了解动植物的过程。”   目前,康成团队已经根据鲁家村的需求和想法做出了设计方案正在论证,接下来就细节的敲定和申报了。   喜欢科幻的文科生开了一家科技公司   康成是宁波人,从小就对科幻类的东西感兴趣,比如阿西莫夫的《银河帝国》,这可能是很多男孩子的天性,只不过后来康成念的是文科,很长一段时间里,对于科幻的喜爱也只能当作普通爱好,他还在山东大学拿到了工商管理和法学的双学位,2012年大三的时候,因为学校的一个交流项目,康成被交流到美国西弗吉尼亚州的一家计算机公司实习。   阿西莫夫的《银河帝国》   “我在公司里做的是后勤工作,实习收入折合人民币大概是1万元不到,但实习工作很无趣,我们这一中国实习生被分到了不同公司,我周围也没有中国人,连住都是和俄罗斯人一起住,不过好在汉堡牛肉我还蛮喜欢。”   计算机公司的好处也有不少,可以接触到很多前沿的科技,比如说VR。   那一年,帕胖(帕尔默·勒基Palmer Luckey)创办的Oculus公司,已经发布全球第一台消费级VR头显,Oculus Rift DK1,康成意识到,VR原来可以这么玩,他原本埋在心里对于科幻的喜爱和追求又被激活了,他觉得可以在这上面花点功夫。   全球第一台消费级VR头显Oculus Rift DK1   毕业后他回到杭州,在一家酒店集团工作,尝试将VR技术和旅游行业相结合。   康成坦言,“一来朝九晚五我并不喜欢,二来VR对于酒店并不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项目,我还是想着自己在这行里摸索一下。”   2015年,工作了2年的康成和几个朋友在杭州城西的集盒开了一家VR体验馆,用的就是Oculus公司的Oculus Rift DK1和Oculus Rift DK2。   现在看来,那个时候的VR体验馆其实蛮简单,就只有几台头显,里面的内容也很少,只有几个像过山车这样的小游戏体验,但是在当年很火爆。   康成回忆,“最开始一天能有3000多的流水,就算玩过山车的小游戏也要排队,有孩子特别喜欢,甚至排队6次玩游戏。”   普通人对于VR的热情让康成更加坚定了这个行业的前景。   2016年,原本做VR体验馆的这帮人开始尝试做VR公司,于是杭州虚之实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了,康成担任CEO,公司在摸索之后选择了从中小学教育领域开始切入。   “为什么选择做教育,这其实跟我们最初做VR体验馆很有关系,老有老师和学生来问这个适不适合学校里做,我们后来考虑过,如果单纯体验或者游戏,学校里并不适合,但是VR内容是可以定制的,比如各个学科中无法用传统教学工具高效呈现的知识点,科学体验的沉浸式体验教育,又或者是消防安全等仿真教学,这些却是学校的刚需,我们可以满足。”   通过收集学校需求,康成所在虚之实公司已经针对中小学整合了5000多个不同的课程内容,自主开发了数百个内容,只要是市面上主流的VR头显设备基本都可以通过“刷机”式的方式,将课程包导入。   康成原本在酒店集团中VR旅游体验的经验也派上了用场,比如这次跟安吉鲁家村的5G+VR旅游项目,他展示了技术和案例,村里就根据需求提出了VR采摘等主要创意和雏形。   5G来了 VR的发展也迎来了机遇   不过科技公司在实际运营过程中,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难点,虚之实碰到的最难点有两个,怎么符合客户不同的需求,比如各个学校的课程模块一样,旅游产品的模块又完全不同;5G商用后,到底该怎么跟VR结合起来并且有效的提高效率降低成本。   第一个问题解决,VR最早商用是在游戏,目前做得最好的也是在游戏领域,可以从这里得到一点启发。   康成说,“目前的VR教学内容都是由公司开发,往往离实际教学需求比较远,我们计划分两步解决这个问题。首先搭建一个内容平台,用足够多的内容满足客户的初步需求,并通过大数据分析统计客户使用习惯和频率,让优秀的内容脱颖而出。第二步,为客户提供一个内容开发引擎,让他们可以自主修改并且开发真正符合教学需求的内容。”   从17年开始,康成团队着重研发一个被他们称之为‘VR MAKER’的教学内容开发引擎,VR MAKER目前被用在杭州市少年宫及数十个学校中,效果不错。   而另外一个难点,目前还没有完全解决,那就是5G。   今年6月6日,工信部正式向中国电信、中国移动中国联通、中国广电发放5G商用牌照,这也意味着中国5G跳过了试商用阶段提前商用,而在今年初,康成团队就开始研究5G和VR的结合。   说起5G,康成显得很兴奋,说终于等到了这个历史性的技术。   “实时无线VR交互需要用到大量带宽,反映到终端上,如果网络不好,那体验就真的很糟糕了,5G具有高带宽和低时延的特点,用在VR上可以说是如虎添翼。其实我很早就在关注了,国外试商用和商用、国内试点,5G这一两年很火,今年初我们就把方案做好了,后来我们在江苏、上海做了一些测试,学校和运营商也对5G+VR的结合很感兴趣。”   康成还提到,南京用的5G是采用的华为设备,具体效果怎么样,他用了“很满意”三个字来形容。   他们团队的方案类似“上云”,VR需要调用的信息都在“云端”,通过5G技术可以实时反馈到设备上,几乎没有现在宽带或者4G网络的时延,同时因为项目能够以县区为单位统一部署和铺设,学校之间共享硬件和内容,可以大幅度降低成本、增加内容数量。   康成说,5G让公司发展搭上了快车,预计今年公司相关项目就能盈利,而明后年伴随着5G的成熟,公司的5G+VR产品将会更受欢迎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